小尤本尤

lclzj是我爹!!!!!!!

涼茶六朝居:

@小尤本尤  生日快樂
(齜牙.jpg)

我爱盒老师

去世了:

屁老师滴质问箱点菜,她说想要看劳务带小盆友or贾鬼,我就一起画综合版(。
我们都十分羡慕4岁就拥有这么浓密头发的物理课

【俊贾鬼】带孩子还是比较辛苦的哈

送给我的美丽盒老师 @去世了 

早上起来被投喂美味早餐后的瞎几把写搞笑文学

OOC有的 

随便看看就好

很喜欢盒老师画的俊贾鬼 我儿子带孩子真是一把好手(?

盒老师的画↓↓


地址在这  http://kibako.lofter.com/post/1eede77e_ee7ce093

设定是十八岁大一林彦那个俊带四岁王琳凯 七岁黄贾汀

应该就是三家亲戚当年为了学区房把三个孩子养在一起吧!


不打tag了 有缘看见就看看吧各位!!!

来看我儿子带孩子啊!


————————————————————


人们一般用“精力充沛”和“想象力丰富”来形容四岁的孩子。


王琳凯今年四岁了,每天沉迷于在楼梯上跑上跑下,拐弯跑,冲刺跑,蹬着他的尊贵小三轮在屋子里四处乱闯。


“俊—————哥—————弟—————弟又—————把水撞翻了!”


作业做了十分钟的黄明昊像是寻着什么乐趣一般,扯着嗓子喊林彦俊过来看,人也借机倒在床上。


林彦俊一进来看到黄明昊这副样子,倒先管起他来:“黄明昊你又躺着,赶紧起来把作业做了!做不完被老师骂,又要回来找我哭。”


“谁哭了!”黄明昊从床上弹起,“男儿有泪不轻弹!”


“你先把作业做了再和我辩,赶紧的,我还做饭呢。”


“王琳凯在这我做不下去题!他老闹我!”


王琳凯听了这话也不搭理他,甩了甩辫子,车头一摆骑着高级座驾往客厅去了。


“他是你弟弟,你让着他点,再说了你水放哪不好放地上,能不碰着吗!”林彦俊一边数落他一边拿了个拖把把地上的水擦了,把黄明昊从床上拎到椅子上,“起来做题咯————”


“你不懂!他一闹我我就静不下心写作业静不下心写作业作业就做不完做不完我就考不好考不好我就没学上———”黄明昊把转椅坐的嘎嘎响,“你出去你出去别打扰我做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琳凯今年四岁,已经产生了对rap的极大兴趣,一边蹬着三轮一边努力练习。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妈妈的妈妈叫外婆……………”

“那我叫什么?”林彦俊笑眯眯地截住他的三轮。

王琳凯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叫帅哥!”

“哥平常没白疼你!”

————————————————————

七岁的小孩正处于容易沉浸在某件事情上很久的年纪,比如洗澡。

黄明昊总是洗着洗着开始发呆,天为什么是蓝的海为什么也是蓝的,蓝色为什么叫蓝色我们眼中的蓝色真的是蓝色吗是谁起的名字,诸如此类的天马行空幻想和奇怪的人生哲理。每次都得林彦俊拍门把他吼出来。

而十八岁林彦俊,洗澡比他还久。

——————————————————

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想象突然变得比现实生活还重要,讲一些颠三倒四的故事和说话夸张也是常有的事。

王琳凯骑着三轮过去拍门:“哥哥———他腿断了!”


“谁腿断了???????”林彦俊澡都不敢洗了冲出浴室。

发现是椅子腿被黄明昊拗断。

“黄明昊你站那别动我一会出来收拾你!!!”林彦俊冲回浴室。

“王琳凯你别骑了给我回来!”黄明昊有样学样。

王琳凯甩甩辫子车头一摆,骑着高级座驾往阳台去了。

———————————————————

黄明昊某天听到林彦俊不知道和谁打电话,说着“下个月就要出发”“姑妈会过来带孩子”诸如此类可疑的话。


俊哥不会不要咱们了吧,黄明昊七岁的天空出现了一大块乌云,七岁的孩子敏感得很,个个都是“小担心”,黄明昊拽着王琳凯的辫子发愁:“怎么办啊王琳凯,俊哥不要我们了。”


王琳凯嫌痒,甩着头问他:“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要是知道为什么,我还问你做什么,俊哥要是不要我们了,我们怎么办。”


王琳凯想很开:“那我,去流浪。”

“笨蛋弟弟。”黄明昊把他辫子弄乱。

“笨蛋哥哥。”

“笨蛋弟弟。”

“吵什么呢!过来吃饭!”林彦俊拎着一堆吃的回来,一看小孩又在闹,“三十秒之内把手给我洗好了过来吃饭啊。”

黄明昊拽着王琳凯洗手去了,给他拿垫脚凳,给他挤洗手液,一边洗一边还在小声问:“咱们怎么办啊。”


王琳凯四岁的脑子直来直去,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苦恼的,什么大事小事都没有现在玩水重要。


“你们怎么又玩起来了,不省心。”林彦俊也过来洗手,大手包着两个小朋友的手搓搓,“让你们俩自己洗手怕是要洗到饭凉掉。”

王琳凯仰起头看林彦俊。


“俊哥。你要是不要我和昊哥了,我就去流浪。”


林彦俊一边给他擦手一边问:“谁跟你说的我不要你们啦?”


“黄明昊说的!”王琳凯擦干净手很是满意,吧唧亲了一口林彦俊就跑去专属坐席吃饭去了。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黄明昊脑子里飘过最近同学中流传的流行语一条。

林彦俊把毛巾递给他:“说吧小子,谁告诉你我不要你们的?”


“你亲口说的!”黄明昊草草一擦就丢回毛巾跑去吃饭了。


估计是听到我和家里打电话了,林彦俊想着今晚得和这小子好好告个别解释一下。




晚上林彦俊把王琳凯哄睡着后,温了杯牛奶进了黄明昊房间:“作业做得怎么样了。”


黄明昊把作业本摊给他看:“喏,做完了,我要睡觉啦!不要打扰我长身体。”


“先把这奶喝了才能长身体。”林彦俊把奶递给他,“俊哥顺便给你说说俊哥去服兵役的事。”


“什么是兵役。”黄明昊喝了一圈白沫在嘴上。林彦俊抓了张纸给他擦:“就是俊哥要去当兵啦,但是俊哥只去一年两个月,很快就回来了,不是不要你们俩了,知道吗。”


‘哦。’黄明昊反应很冷淡,“知道啦,我奶喝完了,我去刷牙啦俊哥晚安。”


“去吧。”林彦俊给他检查起作业,摸了摸某一页的左下角沾过水一般,皱皱巴巴的,林彦俊心说还好今天给他解释了不然再拖两天这家伙可能真的会带着王琳凯去流浪。


这小子这么不舍得我啊,林彦俊还有点得意。


——————————————————


等到林彦俊出发去服兵役那天,黄明昊真当着林彦俊的面哇的一声哭了,林彦俊哄了半小时才哄好。


王琳凯无忧无虑的,还叠了个奇丑无比千纸鹤给他:“俊哥你——想回家的时候,就坐这个飞回来叭,我把窗户给你开起来。”


“没事,你俊哥会走门的,别随便开窗,不安全知道吗。”


“哦。”王琳凯骑着三轮悠悠离开。


“真羡慕王琳凯,一点都不难过。”黄明昊还是抽抽噎噎的,手里攥着林彦俊留给他的手帕,“或许,越是单纯的人才越明白,什么是幸福吧。”


“你哪听来的这么土的话。”林彦俊被雷得差点把鞋穿反。


“恶魔在身边啊,最近很火的。”黄明昊皱了皱鼻子,“你才土呢,你肯定没看过。


”谁看那种东西!给我做作业去!“


”你好烦哦!快走吧!“

————————————————————

嘿嘿 王琳凯好可爱哦【?


感觉写的小汀和老师画里的甜美小汀有差,可能我写的小孩随我本人熊孩子罢辽!


希望老师喜欢!老师我爱你!

【珺哲】朱正廷说 跟踪的时候一定不能跟丢了

送给 @鼠妈本妈 

一篇极其不成熟文章  

感谢鼠妈在送我的贾鬼(↓)中赠送彩蛋 我也sur to the prise一下

 http://shumabenma.lofter.com/post/1f63960d_ee786962

根据甲方要求带着哥哥一起玩了,给哥哥先滑跪一下

ooc有的 多担待


——————————————————————


李权哲这次在下课铃响的前一分钟就把书包收拾妥当,趴在桌上一双眼滴溜溜地盯着时钟看,铃刚打响就拎着书包往门外赶。

结果一出校门还是看见毕雯珺靠在大门边等他。

怎么会有珺哥这么帅的人啊,明明昨天也见过早上也见过,李权哲还是像第一次见面般紧张。

毕雯珺刚到没多久,边上已经有两三个犹豫着想上前要微信的女生,李权哲抿了抿嘴,小声地喊了句珺哥,毕雯珺抬头看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招了招手,小仓鼠便啪嗒啪嗒地跑到他身边。

“珺哥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早就到了,我卡着点出门都没你快。”

“秘密。”毕雯珺看他来了,眯着眼揉了揉他手感极好的后脑勺,顺手接过他手里的包,“走吧,我已经定好地方了。”

“嗯!”李权哲交出包后双手空空无处放,挂在毕雯珺拎包手的手臂上,熟悉味道让他幸福地眯起眼睛,“珺哥咱们今天去哪啊。”

“秘密。”



—————————————————


“秘密?”

朱正廷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牙齿咬得嘎嘎响。

“我倒要看看你俩有什么秘密。”



朱正廷身为一家之主,总觉得李权哲最近怪怪的,晚上总晚那么一两个小时回家,早上甚至不赖床了,有时候去叫他起床发现他已经穿戴清楚坐在桌上吃早餐。

一点也不像那个叫也叫不醒的赖床大王了。

朱正廷只以为是快高考了,弟弟被班上同学们的学习气氛感染了才这么早起去学校学习,但是这几天他发现李权哲不仅早起晚归,平常在家的时候总是突然发呆而后露出充满幸福的表情,怎么看都像谈恋爱了。

谈恋爱,一定是谈恋爱了,每日手捧未成年保护法的95年成年人越发在意弟弟的感情状况,终于在看到李权哲又一次在早饭时间神游露出幸福笑容的时候问出了口。

“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起这么早。”朱正廷婉转地起了个话头,顺手夹了煎蛋到弟弟碗里。

“没什么…和同学约着一起去学校早点念书,最近要考试了嘛。”李权哲第一次五秒内把煎蛋塞进嘴里,连眼神接触都不敢有就撒腿出门,“咕咕唔先煮了,咕咕掰掰!(哥哥我先走了,哥哥拜拜)”

这么慌张,百分百是谈恋爱了。

朱正廷目送弟弟奔跑出门,悠悠飘到窗前,想看看是哪个“好同学”能让自家弟弟放弃睡眠时间早起念书。

不是隔壁黄家,不是隔壁贾家,也不是隔壁丁家。

千算万算,没算到隔壁毕家。

竟然是毕雯珺,朱正廷看着弟弟见到毕雯珺之后立刻灿烂的笑脸,眼睛里快喷出火来。

他对毕雯珺印象从小就不咋的,家附近的这些孩子哪个不是乖巧懂事活泼开朗的,就这个毕雯珺,一直都不合群,小时候每次邀请他一起玩都碰壁,给那时已是乐华小区孩子王的朱正廷留下了很大的挫败感,从此他就不乐意主动找隔壁毕家玩了。

权哲怎么和这毕雯珺认识的?朱正廷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

一定是毕雯珺不怀好意接近权哲,他可比权哲大三届大四岁,四岁是什么概念,毕雯珺比他多活了四年多吃了四年饭,四年,小狼狗都能变成大灰狼了,而他的宝贝弟弟,单纯可爱善良没成年,甚至还是高考生!

毕雯珺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接近我弟,一定是心怀不轨。朱正廷越想越放不下心,打算放学的时候亲自去看看毕雯珺到底对自家弟弟打的什么主意。


———————————————————


原来权哲每天晚回家也是因为这臭小子。


朱正廷一边压低帽檐一边眯着眼观察前边两人的一举一动。

“珺哥~这次还是只定了两个小时吗?”
“嗯,太久的话怕你太晚回家。”
“可是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儿,下次定久一点嘛!”
“等你考完了,你想和我呆多久都可以。”

什么两个小时,定了什么?定了什么两个小时?什么呆久一点?朱正廷看得见听不清,唯一听见几个词把他头都听大了。好你个毕雯珺,占用我弟弟宝贵的备考时间带他去做什么???朱正廷掏出手机,紧急通话随时待命,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立刻报警把这王八蛋抓起来。

结果一抬头,发现他俩不见了。

人呢??????

朱正廷慌了,这怎么跟着跟着还凭空消失了???


比突然消失更吓人的,是面前的爱情旅馆。


————————————————


朱正廷已经激动到语无伦次,该旅馆前台小哥依然笑眯眯且面带歉意地和他道歉:“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店里不会随意透露客人消息和具体房间的,不好意思啊~。”

前台奇怪的马来西亚口音让朱正廷更加火大:“我弟弟,未成年,被一个大他四岁的成年男人带进这里,我难道不能问吗?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

面露愠色的男人挡在了朱正廷和前台小哥中间:“先生,虽然我们这家店也面向同性情侣,但是你说的未成年我们刚刚并没有遇到过,我们也绝不会给未成年人办理入住,你确定你没有搞错吗?”

朱正廷自知理亏,心想你俩一个马来腔一个台湾腔倒是挺般配我不和你们计较便转身离开这个台湾腔小天地。


一出门就遇到毕雯珺拎着两袋子零食从街对面的全时出来,自家弟弟抱着两瓶树莓味维他命水像个迷你跟宠一般跟在他后头。

“正廷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权哲看到哥哥突然出现还是头戴棒球帽脸上戴口罩的一副鬼祟模样,又发现哥哥身后庞大的旅馆招牌,一瞬间心里开过一万辆大跑车,“哥我们就不打扰你约会了我和珺哥去图书馆了哥哥拜拜!!”

李权哲看着像个仓鼠,跑起来也和仓鼠似的哧溜一声影都没了,留下一个还在原地体验第一次见家长经历的毕雯珺。

“图书馆?”朱正廷才反应过来下个路口就是本市图书馆。

“嗯,权哲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我在帮他补习。”

“哦…………”朱正廷想起刚刚自己像个疯子一样冲进爱情旅馆,只想立刻投护城河自尽,“我还以为……”

“等权哲高考结束,我就打算和他告白。”毕雯珺缓缓投下一颗鱼雷,把刚投下去没多久的朱正廷从护城河里炸起来了。

朱正廷当场呆滞,还没从爆炸中缓过神来,毕雯珺缓缓离开:“那我和权哲先去念书了,哥哥再见。”

在毕雯珺终于要走到路口时,朱正廷终于缓过神来破口大骂。


“谁他妈是你哥哥!”


——————————————————


马来西亚人一边啃苹果一边在线欣赏朱正廷门口发飙:“他真的好凶喔,还好刚刚有你在,不然我肯定凶不过他。”

“哪里会,我看你平常都有比他凶。”

“shut up!”


——————————————————



dbq鼠妈 答应写辆假车结果正文无处可写(因为朱先生的未成年保护法和刀一直架在我脖子上辽🍃)

写车是不会写的   这辈子都不会写的


【贾鬼】要和我一起住三亚海景别墅吗?

我好他妈开心!第一次有人为我写文还加了惊喜小彩蛋!我明天之前不把送给鼠妈的文写完我不姓尤!

鼠妈本妈:

送给 @小尤本尤 


年龄虚构有,但三岁年龄差不变。


速写5800+,纯属虚构,随便看看。






shimo:https://shimo.im/docs/Livb5WMgsQEZ8FwQ/


【链接打不开请看评论】